我的初戀,是在我剛進公司沒多久的時候遇到的那個人。

一開始我很討厭他,儘管他並沒有做什麼。

討厭他頂著一副厚厚的眼鏡,因為不推上去而需要把頭仰的很高才能看到人,看上去蠻橫驕傲。就算我知道他一點也不是這個意思。

討厭他唯唯諾諾的自卑感,就因為在一群外貌出眾的練習生中他拖著一副相對沉重的身軀。

討厭他一口流利的操著大邱方言卻聽不懂首爾話時傻氣的吃鱉樣子。

討厭他明知道我不喜歡他還一臉開朗地對著我笑,說他叫金起範。

金起範。

許是因為排外主義,或是因為我們那可惡的都市人思維,這個從大邱那種鄉下地方來的孩子總是入不了我的眼,我對他嗤之以鼻,覺得他可笑至極。

而且他搶走了鐘鉉哥對我的注意力,在他還沒來的那兩個月,我一直是鐘鉉哥最照顧的弟弟,受到最多關照,而這項待遇卻在他加入練習生行列之後一切變了調。

看著他對鐘鉉哥媽媽做的辣年糕吃得津津有味,鐘鉉哥看著他的關愛眼神,寵溺態度。這一切讓我非常不爽。

不曉得那小心思到底是哪裡來的,也不曉得到底是衝著鐘鉉哥對他的溫柔關愛,還是他坦然接受時笑得那一次都沒在我面前展現的歡愉模樣。

我覺得鐘鉉哥喜歡金起範,戀人之間的那種喜歡,這對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直到我發現,鏡子裡的我看向金起範時居然露出了和鐘鉉哥一模一樣的眼神。

那時的我慌張失措,輾轉難眠,一整個晚上都在思考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似乎是喜歡上了那個做事不流利的笨蛋。

原本討厭金起範的理由突然在一夕之間成了我愛上他的籌碼。

厚重鏡片下清澈明亮的雙眼,笑起來有小小的梨渦,練習的期間瘦了不少,精緻小巧的容貌越發明顯,有時會耍點小脾氣,但是很溫柔。

他很喜歡摸著我的頭,我也喜歡被他撫摸著,手心的溫度傳達到我頭頂時總會帶給我陣陣的安全感,他擺動的頻率透過手掌傳到我腦海裡,似乎在說著:我就在這裡。

而他確實也一直在那裡陪著我,就算一開始我極為不待見他,但他總是有辦法攻破我的心防。

金起範,我想我愛他到了一種無可自拔的程度。

對我溫柔包容,對我寵溺的笑,將我抱在懷中細心照顧。我以為他也是喜歡我的。

我以為,我以為,一切只是我以為罷了。兩情相悅,只是個笑話。

 

"哥,你對cp配對滿意嗎?"那天我突發奇想,問了正在洗碗的起範哥。

鐘鉉哥和起範哥,我和珉豪哥,珍基哥和炸雞,這是粉絲心中最王道的非官方配對,儘管公司也是有意要讓我們朝這方面發展。

但我不喜歡這樣,這不明擺著便宜了鐘鉉哥嗎?把喜歡的人拱手讓給情敵,就算我年紀小,情商也不至於太低。只有笨蛋才會傻傻地做。

"其實還好欸,也不用有什麼特別的偏好阿,大家既然都在同一個隊伍了就不要有什麼隔閡嘛,對吧?"起範哥一如既往地笑著問我,"泰民怎麼了嗎?"

我直接了當的表示自己比較想跟起範哥組cp,不管是節目上或私底下。他已經不是當初剛上來首爾的那個笨蛋哥哥,自然聽得懂我話中的意思。

看著他的表情從略顯尷尬到恍然大悟地拍掌大笑,我有些欣喜若狂,想著就知道他也是喜歡我的,卻不料接下來他會說出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

"泰民啊!剛剛真的把哥嚇得!今天是愚人節嘛!"

愚...愚人節...?對欸!李泰民你真會挑日子告白!我在內心掌了自己好幾個嘴,又想到哥剛剛那尷尬的神色,知道自己是徹底無望的了,算了吧,就讓它別那麼像回事,全當開玩笑吧...

我強顏歡笑道:"啊,哥真是的,還以為會被騙呢,嘖嘖真是的..."

那個表情一定很醜,因為哥在看到我那副模樣後皺起了眉頭,"泰民怎麼了嗎?表情怪怪的。"

"沒..沒有啦,只是沒騙到哥很不甘心而已。"我故作生氣的癟嘴,裝出還是可愛忙內的樣子。

"诶!你這個臭小孩!"儘管口氣聽來特別嫌棄,可起範哥還是笑著,在褲子上擦乾手後揉揉我的頭。

那雙手一如既往的溫暖,可我卻因為心裡裝了事,覺得此時他給我的任何關心疼愛都是無形的沉重負擔。

裝沒事很難,特別是在你最在意的人面前,武裝的任何防備完全不堪一擊。我不著痕跡的躲開了他的碰觸,神色閃爍道:"那...我先回房寫功課了..."

哥肯定也感覺到了,畢竟我從來就不是個演技派。回房前我再次回眸,看到的最後一個瞬間是他很是糾結的望著我,那神情似是擔心和疑惑,並且欲言又止。

 

綜藝節目簡直是為了湊CP配對才存在的,鐘鉉哥和起範哥,珉豪哥和我,而珍基哥仍然扮演單身老人。

看著兩個哥哥們全身心灌注地做著節目效果,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只能以和珉豪哥更加 " 恩愛 " 來一洗心頭之悶。

這段時間有多誇張我不清楚,只知道一定要讓起範哥成功打翻醋罈子。持續了一年,只盼起範哥能回頭看看我,沒想到沒等來他,反而是鐘鉉哥先來敲了我的房門。

"泰民,你最近怎麼了?"

"能有什麼事?"我漫不經心地回答道,絲毫不在乎他那擔心的神色。

"總是黏著珉豪,都不太理我們三個了呢。特別是起範,哥知道你以前吃醋過我對起範特別好,但後來你們又好得跟什麼似的,哥想著就別管了,可你現在又這樣,最難過的還是你起範哥啊。"鐘鉉哥爬上我的床,黑暗中他的眼睛似是盈著水,閃閃動人,特別真摯。

被他誠摯的看著,我居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剛想張開口卻只能咋舌。

他又說道:"雖然看起來很堅強,但大家都知道起範的心思很細膩脆弱,而且他最怕的就是孤單。"沉默片刻,幾分鐘後他再次開口:"好好想想吧。"

這番話讓我想起出道前發生過的一個小插曲。

趁著公司給放了一天假,我玩得晚了一些才回家。到家後媽媽對我說有個朋友來找我,但我剛好不在,他也沒說什麼,還是進了屋跟小狗們玩了半天,只不過走的時候卻是抱著落寞而離去,和來之前些許期待的神色截然不同。

只聽媽媽這樣描述,我心裡卻漸漸勾勒出一個人的臉。

就是一步之差,否則我就能趕上遇見他。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喜歡上他,那個明明心裡會渴望卻什麼都不敢講的男孩,不忌一切把他的溫柔諸付於我,有點小脾氣,有話直說,對我卻無條件包容。

"哥,跟我公平競爭吧。"我輕輕開口,聲音有些沙啞。鐘鉉哥果然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喜歡起範哥嗎?"

鐘鉉哥一愣,又笑道:"傻瓜,我是喜歡起範,可對他沒有想與人競爭的念頭啊。"他捏捏我的臉,說:"與其要跟我’公平競爭’,不如管好珉豪吧,據我所知,他跟起範有點不尋常呢。"

換我的笑容停滯在臉上,剛是一個大好的消息,卻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迎來了個晴天霹靂。這下可好,我又苦惱了好幾天,終於鼓起勇氣,準備向起範哥做出最後的告白。反正我已經做好被打臉的準備了。

正當我做好了萬全的心理建設,推開門就見起範哥和珉豪哥在客廳玩遊戲,明明是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那樣的畫面看起來卻毫無違和感。對這類東西一點興趣也沒有的起範哥居然開始琢磨手中的把手且玩得有模有樣,而一向好強的珉豪哥此時卻放慢自己的步調,水放得有些刻意就是不想讓起範哥在遊戲這塊領域受到什麼創傷。而兩人時不時的拌嘴,爭吵中卻總能見甜蜜,起範哥向珉豪哥偶爾耍耍小脾氣,珉豪哥會無奈地笑笑,然後順著他的毛梳。

他們始終沒發現我出來又回了房間。

我好像在他們兩人的互動中看見了我和起範哥,不同的是此時的起範哥扮演著我的角色,而我們之間總少了那一點曖昧。

珉豪哥是一罐膠水,對於起範哥心裡沒有的、破碎的,他能夠修補起來並填滿;相反的,我是一株草,起範哥用心灌溉我,看著我他能露出一絲笑容,但是比起珉豪哥給他的安心,我能付出的,只是換得那一瞬間的快樂。

或許珉豪哥才是最適合起範哥的吧,我想。輾轉反側間,我思考著,怎麼胸口一點都不悶了呢?或許原因就是,對於起範哥的"喜歡",只是因為有個我不喜歡的人頻頻給我溫暖,而我產生了愧疚感想對他好回去,然而卻誤解了這份情感。如今疑惑和心結也解開了,我自然是坦然的放下他。

白白耗費了一年的時間,但我從沒後悔過,因為金起範給了我一段彭湃的暗戀經驗。事過境遷,我還是繼續當著沒心沒肺的小團霸,過著與平常一樣的生活,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對於起範哥沒再抱有什麼特別想法而更能盡情地向欺負其他哥哥一樣欺負他了。

 

我的初戀就像告白一樣,無疾而終。

 

 

 

 

後記

這是我第一篇鼓起勇氣公開發表的文章,煩請不要鞭太大力啊!

其實這個故事內容本來是要當另一部小說(著手準備中...)的番外篇來用,但想說打了就打了,先發再說吧(行動派)

而且我知道內容有點鬆散(番外篇嘛~)

還有不知道民KEY是不是算冷門

只要有看的人拜託給點回應可以嗎??

不求長評,只要是鮮花握地雷拜託你能扔就扔(就是不要鞭太大力謝謝)

還有文不太對題吧...

一開始是用泰民的西瓜頭作梗但真的找不出切入點放,要改也想不到什麼好名字(本人命名無能),就先將就吧(真隨便!)

 

好了第一篇文章到此結束,非常謝謝有看到最後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이民金仁 的頭像
이民金仁

Taekai for me

이民金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